翻頁   夜間
看書啦 > 陳飛宇蘇映雪 > 第557章 劍仙傳承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看書啦] http://c8sd6.caifu35450.cn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随着陳飛宇話音剛落,他手中“天祭劍”上頓時爆發出紅色的光芒,在劍身周遍,出現數道細小雷電盤旋纏繞,發出“滋滋”的聲音,赫然是“斬人劍”和“天祭劍”的結合!

    一股狂暴氣息,頓時充溢四周,席卷整個竹林!

    就連百米之外的高島聖來,都有一種心悸之感,震撼道:“這……這是什麼劍式,好恐怖的氣息……”

    場中,俞經等人頓時從心底湧現出驚駭,哪想到陳飛宇在這種情況下,竟然還能爆發出如此強大的能量?

    他們臉色微變,不過一想到陳飛宇已經受了不輕的傷勢,再加上他們四人聯手,又何懼陳飛宇?

    一念及此,他們反而更加瘋狂調動體内真元,以更加迅猛的招式,向陳飛宇攻去!

    強大的氣勢,沖擊得陳飛宇旁邊的澹台雨辰秀發飛舞,衣裙獵獵作響。

    不過,澹台雨辰卻松了口氣,既然陳飛宇施展出了“斬人劍”,俞經等人絕對不是對手!

    果然,陳飛宇眼神冰冷,氣勢凜然,猛然握緊劍柄,向前猛踏一步,直接跨過4米遠,瞬間欺進俞經身前,同時一劍揮出,在空中劃出一道紅芒,當先向曾經偷襲過自己的俞經當頭劈下,無論是速度還是力量,在“斬人劍”的加持下,全都上升了一個檔次不止!

    衆人隻覺眼前紅芒一閃,劍身已然逼近俞經三尺之内,快得令衆人都反應不過來。

    俞經倒吸一口涼氣,在這生死一瞬,竟然爆發出自己的潛力,大喝一聲,周身氣勢陡然高漲,全力一掌轟了上去,強大的掌勁想要将陳飛宇的劍鋒擋下!

    “死!”

    陳飛宇桀骜的聲音在竹林中回蕩,仿佛死神勾魂,紅色雷霆劍芒猛然斬下,非但将俞經的掌勁劈得支離破碎,并且繼續以剛猛無俦之勢向前斬去!

    俞經瞳孔蓦然收縮,眼前紅芒閃過,還沒來得及做出反應,瞬間被劍鋒劈成兩半!

    隻是陳飛宇劍式太快,将俞經斬成兩半後,俞經依然保持着死前的姿勢,身體還沒徹底分開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剩下的桂優然等三名宗師強者臉色大變,被俞經的慘死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宮正天更是臉色微變,陳飛宇這一招,可謂是為所未聞,偏偏氣息又強大的恐怖,連忙大喝道:“都退下!”

    與此同時,宮正天一躍而起,以極快的速度向陳飛宇沖去。

    不用宮正天提醒,桂優然等人被陳飛宇氣勢所攝,哪裡還敢繼續一試陳飛宇的鋒芒?紛紛強制收招,向後方撤退。

    陳飛宇抽劍,正準備揮劍追擊,而俞經也在此時,身體分成兩半,鮮血噴湧上天,濺至陳飛宇身前時,全被他自身罡氣擋了下去,沒有一絲血濺到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突然,宮正天已經躍至陳飛宇身旁,又是一記刀罡向陳飛宇斬去,縱然陳飛宇“斬人劍”在手,但是強烈的刀罡,還是沖擊得陳飛宇臉頰生疼。

    陳飛宇暗歎一聲,隻好放棄追殺桂優然等人,轉身一劍向宮正天斬去。

    頓時,紅色的雷霆劍芒與紅色的刀罡相撞,爆發出“轟隆”一聲巨響,強烈的氣勁猛然爆發出來,宛若台風過境,一時之間沙飛石走,無數竹葉在空中不規則的胡亂飛舞,場面頗為驚人!

    澹台雨辰和桂優然、奚海潮等人在這股氣勁沖擊下,不由自主向後退去,心中一陣驚駭,單單洩露出來的氣勁就如此恐怖,那陳飛宇身處内勁爆發的中心,又該承受着何等巨大的壓力?

    實際上,陳飛宇此刻的确承受着巨大的壓力,宮正天的修為畢竟已經逼近“傳奇後期”,比之方鵬清強了不止一個檔次,想要擋下宮正天的攻擊,又豈是易事?

    此刻陳飛宇依靠着“斬人劍”與“天祭劍”的加持,再憑借着“無極拳”的法門不斷轉化宮正天的内勁,這才能夠勉強能夠擋下宮正天的刀罡,不過,這已經足夠讓在場所有人為之震驚!

    畢竟,宗師境界和傳奇境界之間,有着天與地的巨大鴻溝!

    宮正天心中訝異,自己九成力道的刀罡,竟然能被陳飛宇擋下,這要是傳了出去,自己豈不是會被華夏武道界嘲笑?

    當即,宮正天怒上眉梢,體内真元再催,用上了十成功力洶湧而去,喝道:“放肆,跳梁小醜,還不退下!”

    頓時,陳飛宇隻覺得一股澎湃巨大的力量襲來,忍不住臉色蒼白了幾下,體内更是氣血翻湧。

    就在宮正天以為陳飛宇會被自己震飛的時候,突然,事情的發展卻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。

    陳飛宇眼神滿是不屈的鬥志,桀骜不馴道:“想讓我退下,這怎麼可能?”

    說罷,陳飛宇強頂着宮正天強大的力道,悍然不退一步,雙腳已經深陷地面,同時全力轉化着宮正天的内勁,忍受着渾身經脈的刺痛,将這部分内勁瘋狂向“斬人劍”湧去,喝道:“退下的人是你才對!”

    突然,隻見“斬人劍”上雷霆之力大作,繞着劍身迅速盤旋,發出噼裡啪啦的響聲,甚至連陳飛宇整條手臂之上,都布滿了雷霆!

    宮正天何時見過如此神奇的劍式?不由神色微變,隻覺得從陳飛宇的劍身上,一股強大的劍意伴随着雷霆之力襲來,整個人仿佛被雷電劈中一般,身體驟然發麻,内息更是一滞,心中更為驚駭!

    “給我退下!”

    陳飛宇大喝一聲,嘴角已經流出了鮮血,可他絲毫不顧及體内的傷勢,趁着宮正天一瞬間的破綻,真元再度猛催!

    宮正天神色大怒,愈待反擊,怎奈内息依舊凝滞,在陳飛宇強大的劍氣沖擊下,迫不得已“蹬蹬蹬”向後退出五六步,同時隻覺手上一痛,赫然是被陳飛宇的劍鋒劃破了手背,流下了一縷鮮血。

    在場的澹台雨辰、寺井千佳,以及一衆宗師後期強者,紛紛驚駭不已,陳飛宇以區區宗師之境,竟然能夠迫退一位傳奇中期強者,而且還在對方手上留下傷痕,這……這簡直太不可思議了,要不是親眼所見,打死他們都不信。

    尤其是奚海潮等四位宗師,臉色更是大變,有生以來,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到,宗師境界的人竟然能夠跟傳奇強者過招,這完全超出了他們的認知,經此一戰,陳飛宇足以揚名整個華夏!

    在百米之外,寺井千佳心神震撼,忍不住長大了小嘴,喃喃道:“強,陳飛宇簡直太強悍了,他……他真的隻有宗師境界嗎?這麼強悍的天才,怎麼不是我們日國人?否則的話,陳飛宇一定會成為日國最為耀眼的存在!”

    說罷,寺井千佳眼眸中閃過濃濃的嫉妒與憤恨之意!

    高島聖來同樣震驚,他曾跟陳飛宇戰鬥過,一直認為陳飛宇全靠着玄妙無比的“無極拳”,才能在宗師境界中稱雄,但是現在他才真正知道,陳飛宇竟然還有更加強大的底牌!

    場中,陳飛宇沒有了宮正天的内勁以供轉化,為了防止真氣消耗過巨,暫時将“斬人劍”收了回去,“天祭劍”立即恢複了原樣。

    此刻,陳飛宇氣喘籲籲,額頭出現了一層冷汗,雖然看上去頗為狼狽,他眼中卻是神采飛揚!

    澹台雨辰擔心宮正天惱羞成怒下,直接暴起殺人,快步走到陳飛宇身邊持劍策應,同時小聲訊問道:“你沒事吧?”

    “無妨。”陳飛宇搖搖頭,深吸一口氣,在“仙武合宗決”的作用下,感覺到體内真元已經開始恢複,連疲憊感也開始消失,心中為之一安,伸手擦掉嘴角的鮮血,持劍指向宮正天,意氣風發道:“到底誰是跳梁小醜,又是誰退下?”

    挑釁,赤裸裸的挑釁!

    宮正天看了眼手背上的傷口,眼中閃過一抹怒色,沉聲道:“我的确小看了你,想不到你以區區宗師之境,竟然能夠傷到我,你的确值得讓我給出最高的贊譽,也不枉我們玉雲省武道界傾巢而動來圍剿你,我很好奇,你剛剛施展的是什麼劍訣,竟然有如此威力!”

    “天地人三劍之斬人劍!”陳飛宇傲然而應,道:“此乃劍仙遺招,威力自然不同凡響!”

    劍仙遺招?

    宮正天眼眸中出現一抹異色,微微沉吟,接着點頭道:“能有如此強大的威力,的确不像是人間的劍訣,你的确是福緣深厚,竟然能夠得到劍仙的傳承,可惜,劍仙遺招雖強,但你自身境界卻不夠,依然不是我的對手,所以你今日要注定死在這裡。

    而更可惜的是,我平生不喜用劍,不然的話,我還真想留你一命,讓你把‘天地人三劍’的劍訣全部默寫下來,也好讓劍仙遺招繼續在世間傳承。”

    “留我一命?你的實力雖強,卻絕對殺不死我,反而還會死在我的劍下!”陳飛宇目光環視周圍一圈,豁然舉劍向天,一股強大劍意沖天而起,傲然道:“繼續來戰吧,看看是人間的傳奇強者厲害,還是我的劍仙傳承更強一籌!”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後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内校正章節内容,請耐心等待。